Mi_sha:

好的,前世今生你都不准放手!

桃花晏游:

浮生旧事多不值一提,除却曾得知音你

【贺红】苍狼之拥(终)

MO_XC:

末.

寒来暑往,又是一春,碧悠悠草甸一望无垠,随地势高低起落,遍洒珍珠般的牛羊。

澄澈如宝石的深湖依旧,安静地被山丘所环抱,四面山坡莺飞草长,野花烂漫,送来阵阵芳香。

莫关山伫立花湖畔,迎着夕阳,轻抚雪狼脖颈,双目微阖,深吸了一口沁人心脾的芬芳。

莽原已无战神。一晃流年三载,苍狼领火狼二族纵横四野,财富物丰,兵强马壮,一时鼎盛。一头红发的苍狼王已然草原传说,只是无人知晓,这冷峻寡言的王,为什么总是眉头深锁,仿佛心中有消不去的惆怅。

如何可以不伤怀?

车马备齐兴冲冲奔去,却只见空荡荡一片绿草,那人一骑绝尘再不复见,唯留一句年年岁岁花湖畔,仿佛永诀。

许是迁徙总向着雪山,叫他看出了端倪,竟兀自忘了,纵卧伤于床榻,他也是多聪敏的一个人。只是他又何尝知道,为他舍却性命,小红狼何所畏惧,叫他诓哄,生生分离,才真正万箭穿心,百死难愈神伤。

落日余晖逐流云,长空一线,映半池滟潋,半池湛蓝。犹记飞马踏草而过,贺天总纵身将他扑进花草间,紧拥他在怀,挟着他滚下山坡,滚热双唇流连过他额头鬓角,流连过每寸肌肤,度此春秋三年,余温仍在。

当时花瓣,已作春泥,恨不断岁月苦短,思念悠悠绵长,只能常于这花湖畔徜徉,许他年他月不经意间,还可撞进那双幽深的乌瞳。

每一年,他可都要来的。

不会忘,不能忘。他亲口所言,以为信仰。

往昔缠绵总叫人乍红眼眶,长睫轻颤,却不知为轻风还是怅然,莫关山缓缓睁开眼睛,再望一眼湖面涟漪,抚摸狼背道,“…回吧。”断断收起思绪,沉静了目光。

修长手臂圈围住狼颈,便在转身一刹那,浑遭雷击一般,僵在原地。来时山坡上骤现一匹骏马,马背上端坐着一个人,正凝着一双平湖般的眸子,目不转睛注视着他。

浓墨般黑发飘散风间,唇角半勾,噙一丝耐人寻味的笑。莫关山陡然张大双眼,似要惊呼,却又屏息凝神,一时忘了动作。

许是怕这场美梦乍醒,更怕那人,只不过肖似,就这般怔仲许久,莫关山仍呐呐无辞,便看马上人轻轻扬鞭,催马冲下山坡,一眨眼奔到了面前。

绝不是肖似!梦境又哪堪如此真切。贺天面容一毫一寸,莫关山再熟悉不过,额发如瀑剑眉入鬓,尤是那双沉乌般的眼,深得微泛红光,刚毅之气仿佛历烈焰淬炼,尤胜过往。

“从不呼我尊王,是想叫我什么?”

绵磁声音低低划破沉默,面前的人含笑看他,目光中漾起阵阵清波。一霎时前尘往事俱涌上心头,莫关山深深呼吸两口,怔愣道,“贺,贺天……?”

“我在这……”

忽而展臂,将他的小红狼一拥入怀,紧紧环抱。真真切切的温热顿时填满胸口,三载赤焰炼身亦不曾皱过的双眉,骤然拧到了一起。

何尝不思念,何尝不怀想。盼惜他护他,却不得已,予他三年创痛。伤离别叫人作狂,终于能见他时,渴望都将欲灼穿胸膛,待披星戴月奔来这湖畔,乍见熟悉身影映入眼帘,刚强如贺天,竟也凝气屏息,久久不敢上前。

昔日小红狼已作苍狼王,铁骨铮铮,一身雄浑。下颌轻轻摩挲一下他的红发,贺天紧一紧臂弯,生怕小红狼倏然消失一般,不留一丝罅隙。

“…这三年……你去哪了?”

失神般地,莫关山犹自睁着眼睛,下巴靠着贺天肩窝,两臂垂在身侧,仿佛忘记如何动作。

可是声音里,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贺天听得心间酸滞,百般疼惜地轻拍他的背,低声作答。

“离了你,我原也不知该往哪里去,胡乱奔回地宫,忽地记起,夜叉被我封了纹章,却莫名解了印,遂循去禁坛找着神火,叫那神火,烧了一烧。”

毛茸茸红发轻轻动了动,莫关山将身拉开几分,静静凝望贺天眉目,缓缓地,将视线一一掠过他发肤,筋骨,端详他整副身躯。

不必言说,莫关山已什么都明白。神焰淬炼,尽销精骨,或灰飞烟烬,魂魄俱灭,或浴火再世,涅槃新生。

此神火,非世间物,滚滚熊焰上可炼赤魂,下可焚六根,被其三年熔炼,其间苦痛许叫常人痴颠,贺天却一言以盖之,轻若无事,让莫关山心中酸楚莫名。

忍不住抬手抚一抚他虬实的臂膀,一双手但被贺天捉进掌心,微凉发尖蹭在耳边,贺天轻轻地又道:“我到得迟了,让你等这三年……罚我么?”

总被他言辞说热耳根,莫关山眨眨眼睛,方记起自己竟忘了生气,冷哼一声,甩开他双手,别过脸去愤愤道:“那,你今后,为我私奴!”

哪里还有什么苍狼王,这倔强性子,一脸羞色,眼前分明只有他的小红狼。贺天不禁莞尔,勾头凑近他红红脸庞,一口热气呼上他耳廓,“早已是了……不如加罚,生世不许离?”

“哼!”

恼恼然掉头就走。这贼子,说话才不会算数!三两步抚上雪狼脊背,莫关山忽地又停下,晶亮着朝阳般眸子,回瞪贺天,“算数吗?!”

“算!”

毫不迟疑,坚定昂然,莫关山咬咬唇,垂睫,暗道念他应得大声,再信他一回,便听贺天含笑又开了口,朝他展开双臂,“想了我三年,你,也不抱抱我么?”

好可恼!

面色更红一分,小红狼想也不想,横着贺天气咻咻吼,“你别得寸进尺!”言罢转身,便作势要御狼。

许是苍狼,也需得个台阶。贺天不自禁笑开,朗声道:“当日烈火节,尚欠我赌注一次,你可别忘了!”

修长身影浑然一滞,莫关山再回头,只见贺天浴斜阳而立,身姿颀然,气宇轩昂,目色仿佛含半空晚霞,热切而又温柔。

伸展开的两臂又轻轻抬了抬,他的小红狼忽地弓起身体,小兽一般冲到面前,一头扎进他怀抱,紧紧拥住了他。

长天一线风拭水,落霞齐孤鹜,黄昏飞虹,莽原辽阔,牧歌悠然唱不尽。

苍狼一拥,无可比拟的壮美。

【全文完】

@千色 

安崎サトコ♡:

#恋与制作人#
这是我最后一次带这个TAG。

昨天那个广告我转了一次,但是后来微博删了,也就算了,今早发现上了热搜,还多了许多冷嘲热讽,我姑且说两句我的意见吧。

首先,恋与作为一个女性向游戏,最大的玩家受众是女性的前提下,居然带头加深女性刻板印象,石原在アンナチュラル里面说“你一口一个女人女人,我也不是愿意生来就是女人。”中堂医生说:“不管什么人剖开皮就是一块肉,你死了就会知道。”所以凭什么女性就该在公交车这样公共场合里大呼小叫,女性聚在一起就该比物质?在面对逼婚的时候不能理智地解决问题而要用游戏人物来蒙骗家长?女性在你们眼中就是这样的是吗?那你们和蛆有什么区别?


其次,这时候应该就有人要站出来说来,我们只是在说你们这些沉迷虚拟游戏人物的废柴女罢了,行,那我来跟你们说说我看到的这游戏的女性玩家,有成绩优秀在国内外顶尖大学求学的学生,也有在世界500强上市公司就职的女白领,有优秀的画家,优秀的作家,优秀的歌手,随便一位都比你们这些只会在网上物化女性的loser强上万倍,大家对于游戏里四位真挚的感情,是你们一句“沉迷虚拟世界”就能概括的吗?一根手指指向别人的时候,时刻记着还有四根手指是指向自己的。


最后,苏州叠纸公司,我不知道这条广告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拍出来的,大概是外包?但是作为这个游戏的一位最普通的女性玩家,我觉得遭到了冒犯,我不明白宣扬这样的价值取向对贵司有什么好处,这是国内第一款火起来的乙女游戏,难道不该趁此机会向社会宣扬一下女性独立女性解放甚至更多平权的正能量吗?可是恶劣的影响已经造成了,我不认为一句退游就能弥补,希望贵司可以借此机会多听一下玩家的心声吧,毕竟这是一款游戏,面向的是玩家,不是你们自说自话自我满足的产物,谢谢了。


我依然非常喜爱李泽言,不因为他是个游戏人物,而是我确实感受到了温暖,说我意淫自我高潮怎样都好,我看过你没看过的世界。

1/21 下一页